当前位置: -> 草根好人

安平好人王藏托为再婚老伴缔造了一个幸福晚年

作者: 张治安 发布时间: 2013-5-8 17:39:00 浏览次数: 1845

王藏托和再婚老伴岳凤巧


        安平县杨屯村的王藏托已经72岁了,他十几年如一日,精心照顾病瘫的再婚老伴岳凤巧,不仅使老伴奇迹般站了起来,还为老伴营造了一个幸福的晚年。

        一、打工姻缘

       80年代初,藏托妻子早逝,他将几个孩子拉扯成人成家后,便只身到城里打工。其间认识了同在城里打工、李各庄村寡居的岳凤巧,二人结成了再婚伴侣。婚后,他们依然各自打工,下工回来,在租住的老屋里,携手度日,几年中过得很甜蜜开心。

        二人结婚时对晚年的归宿做了大致的约定:身体好时在城里打工度日,老年便分手各回各的家,活像一个“互助养老”的“简易家庭”。

        二、梦想破碎

       他们婚后仅仅过了四五个年头,凤巧接连几次的大病,使二人的黄昏美梦濒临破碎。

       1995年,凤巧因脑血栓病倒,几年后,又做了“子宫肌瘤”切除手术。那时凤巧的身体还有些生存的余力,加上藏托的精心护理和调养,身体恢复较快,不久她就又能做些轻微的零工了。

       2006年,凤巧又突发脑溢血,经紧急抢救,暂时保住了生命。在医院中,藏托暗想着他们当初的“协议”,出院后当是“各回各的家”。这就意味着她们的甜梦正濒临破碎,凤巧的生命也将不堪设想。

        三、带着瘫痪老伴打工

       凤巧还在医院,藏托就已经发现,在协商晚年生活的时候,他们只想到“老了”怎么办,谁都没有想到“病了”怎么办?更没有料到15年的夫妻恩爱被割舍的痛苦。凤巧虽然没有能力想象这些了,但藏托心里明白:凤巧需要他,凤巧对他的需要胜过她身边所有的人。所以,这时的藏托更多一重心事——凭着良心和爱心,他绝对不能扔下瘫痪在床的老伴。

         可是,凤巧要回的是自己的家,而他要去凤巧的家,自己在那里是什么滋味儿啊?还有生活呢!他进退两难。

        经过几个日夜的愁思,他决定带着老伴去打工。他遇到了一位慈善的老板,欣然安排藏托在厂里做饭,兼顾老伴,为其提供了二人的免费住宿和伙食。

        藏托怀着报谢老板恩待的感情,干活格外勤快。冬天,他每天五六点钟就起床,打理好凤巧的饮水和两便,为她掩好被,再去伙房。安排好工人们吃饭,又回去给老伴穿衣,洗手脸,叠被,喂饭。之后自己回去吃饭,料理炊事。伙房没事了就打扫厂里的卫生。晚上兼管门卫,陪老伴说话,挑灯缝补,煎汤熬药,为她洗脚按摩。

      四、“倒插门儿”服侍老伴

       那时的藏托已是奔70岁的人了,他打工、护理老伴,其负荷远远超过了他自身的能量。但他的爱心和韧力,让好多人不可想象:他天天为她擦屎擦尿,为防凤巧发生褥疮,还要按时搬动凤巧翻身,更换褥垫。这使藏托实在感到了吃力,因为凤巧保养得很好,体重足有一百五六十斤啊!

       因精力、体力的透支,藏托的血压增高,心力交瘁。他担心自己耽误厂里的事情,毅然拉着凤巧回“家”,自己“倒插门”服侍老伴了。

       五、一位超标的高级“护工”

      回到“家里”,藏托与老伴基本素食和蔬菜、水果,口味做得十分可人。同是玉米面,他做成微黄、松软的“炉糕”,夹上胡萝卜馅儿,香甜可口;水果也要稍用水温一下,以免老伴肠胃着凉;蔬菜也是变着花样吃。

      凤巧饮食、两便都不能自理,藏托又学会了拆、洗、缝、补衣被。凤巧的棉衣、单衣和被褥,常年洁净如新。凤巧四肢麻木,他买来棉绒布料为其做了棉裤和装下两条胳膊的棉套袖,不仅肥厚暖和,而且柔软、轻巧。

      老伴拉尿的褥垫,藏托总是立刻换下,当天拆洗干净,做好,他从不让老伴穿用潮湿和凉硬的内裤、褥垫。他们的卧室也整理得干干净净,老伴的衣被从没一点饭渍、板结和残破。

       藏托一年四季像背书一样,遵循着自己每日生活的“公式”:天不明就起床,端出凤巧的便溺,送到村外的粪坑。回来收拾屋院,天明给凤巧换洗褥垫,擦洗手脸,操持早饭;晚上为老伴擦身,泡脚,按摩。为贴补花用,他又承包了一个单位的环卫,三餐之余,就去打工,捡废品。

      六、一切为了老伴

      凤巧的3场大病,把藏托和一个二人之家几乎完全拖垮。

      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凤巧再依靠医院治疗,已经是无能为力了。但藏托只要听见有希望的“偏方”,他就要想方找来炮制、试用。为治疗凤巧腿疼,他找来工业用的大盐粒炒热熨敷,到铁厂打扫铁屑炒热,烫熨。他听说鸡粪炒葱叶可以治疗寒腿,就天天到鸡场要鸡粪,再到菜市场检老葱叶,回来在废铁锅里炒热,他不顾热臭腥臊,细心包好给老伴熨敷。

      藏托懂得,老伴不仅需要医药、温饱和营养,更需要精神和心理的调适。李各庄附近有个基督教会,为解除老伴的寂寞,藏托有时拉着老伴到教会听听讲道和养生。为接送凤巧,他特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用捡来的广告布和塑料膜,做了一个简易“保温车篷”,里边自做的马扎和靠垫,车厢里俨然像一个轿车的“卧铺”。

     七、凤巧的心里话

      经历十几年与病魔的抗争,凤巧终于又爬了起来。现在,除了半部口舌麻木,说话困难之外,上帝给了她留下一个可以思维的大脑和一只写字的手。今天听说我要给她们写稿,她几次哇啦着说话,我听不清楚,但她眼里的泪水和表情告诉我,她对藏托有说不完的感激之情。我回来后,她托人给我写来了一篇《凤巧的心里话》。她说

       在平时我的病情比较好的时候,我自己能吃药,吃饭,可是病发作的时候,我半边身子有说不出的那么难受,一切都失去了自理。老头就一口一口地喂饭喂药,实在挺不住,就早早的上床,给我脱衣服鞋袜,全身盖好,给全身保健按摩,直到轻松一点老王才休息,真是天天如此。老王也70多岁了,失去了劳动能力,只好每天早六点起来,把我的大小便弄清,自己才出去捡点废品,维持买药用和零花钱。他也是浑身痛,血压高,一日三次用药。就这样一年四季天天坚持,十五年之久的时间。虽说我病重身体难以承受,但有老伴在我身边,心里是快乐的,生活艰苦也幸福。

      老王对我是一言难尽,端屎端尿一日不知几次。穿衣穿鞋天天干,洗头洗脚经常的事,夫妻的恩爱比蜜甜。节衣缩食度晚年。为我夏天不受阳光照晒,冬天能遮风寒,拾来一块广告布,想法给我在小车上支起个小篷子,使我喜在心里,幸福在身上。

     夕阳胜阳春,恩爱像初恋。

      藏托的事迹感动着周围的人,谁都说他“该”凤巧的,他是来“还账”的。他自己也说:“就是该她的,但不是前世欠下的,是今世的恩爱没有圆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圆下他们今生的黄昏梦。如果撂下她就走,那才是他欠下她的、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良心债’、‘爱心债’。”

      现在,凤巧能够料理自己每天的药物,让人扶上三轮车还能到附近“串串”门儿,听着人们聊聊天儿。

      为减少孩子们的负担,藏托每天侍奉好老伴,就骑上三轮车去捡废品。人们说他太辛苦了,他说:“不觉得苦,看着她活下来,能和我一起度过幸福晚年,就是我们共同的幸福。捡点废品手头宽裕,买药、买点保健品,心里就有底儿,这不是一样的幸福吗?”


藏托为老伴做的棉裤,又厚又轻巧软和_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