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衡水讲堂

正视“到此一游”的个体社会存在危机

作者: 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3-6-27 22:38:55 浏览次数: 1347

    中国游客在埃及神庙刻“到此一游”被曝光后引发关注。之后,来自南京的游客父母主动联络媒体:“我们向埃及方面道歉,也向全国关注此事的人们道歉!”孩子父母表示,此事是在孩子年纪小的时候发生的,孩子也意识到了错误,恳请大家原谅。(5月26日《新华网》)

    抛开埃及方面的法律考量,上帝也会犯错,我们没有理由不原谅一个孩子的一时惯性。发生在埃及的“到此一游”,只是国内延续到国外的一种惯性,只是成人示范传递给孩子的一种惯性。如果这次的“到此一游”不是发生在国外,估计也不会掀起舆论热浪。该反思的,是我们国内随处可见的“到此一游”,是我们成人的恶劣示范。相反,我们应该为南京勇于道歉的父母鼓掌,他们正视错误、敢于担当的品质,正是当下我们社会急需的。

    站在道德高地对中国游客到国外“到此一游”评头论足,几乎是谁都可以的事情。但是,国内的“到此一游”并非是今天才出现的事情,也不是今天才遭到批判的事情,为何屡次地讨论检讨,不仅没有遏制不文明的“到此一游”,反而还有扩大加剧之势呢?其实,泛滥的“到此一游”,实质是当下中国社会个体社会存在危机的一种表现。原因就在于,问题出现之后,我们没有深刻反省,解决社会病的根源,而只是就事论事地肤浅评论。

    人是个体的人,更是社会的人。如何证明自己是社会公认的人,证明自己的社会存在感,证明自己的社会存在价值,这是人在解决生存需求之后必然探寻的高级需求。然而,由于我们社会的高度组织化,以及相关领域改革的滞后,社会几乎成了完全的物质社会,很多人逐渐沦为了物质社会的奴隶。证明个体自我存在的社会存在,有形的物质展示似乎成了唯一的途径。由此,我们也就知道“到此一游”,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炫耀心理。

    除了“到此一游”,那些靠搔首弄姿写丑闻晒照片的网络红人,难道真的不知道背后人们的评头论足?走上相亲节目的逃犯难道真的不担心暴露?真的相信可以遇到知心爱人?公务员跑到电视真人秀节目中大谈自己开公司赚钱,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违纪吗?理性下来,可能都知道。只不过,为了满足证明自我社会存在的需要,尽力去吸引别人的注意、观赏和评论,更有甚者是希望通过彰显自己的社会存在以获得证明自我社会存在的机会,一时的感性冲昏了理性,或者本身就是一种理性选择。

    现代社会的特点是:人不再是生而即有其生活地位并不可改变地被钉在那个位置上,而是可以自由地运用其才能和有利的机会去获取他们期望的命运。如果以能力为基点的个体社会存在方式不能真正确立,权益的享有和义务的承担,不能真正公平,就必然有相当一部分需要通过非正常途径以获得证明个体自我社会存在需要的人,即使我们在深刻反复的讨论下,“到此一游”逐渐减少甚至完全杜绝了,也一定会有新的方式,甚至是不文明的方式出现。

    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现时代的人》中说:“没有一个有力的答复会说出什么将发生,而生活着的人将以他的存在来回答这个问题。对可能的东西的主动预测,只能有这样的任务:使人注意到他自身。”“到此一游”只是“使人注意到他自身”的微小境遇,要从宏观根本解决个体社会存在的危机,只能寄希望“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郭文婧)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