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分站链接 -> 冀州

衡水市冀州王金卯:为乡亲们办点事,是我的本分

作者: 赵栋 发布时间: 2015-2-26 15:24:17 浏览次数: 1405
    王金卯,1975年生,冀州市门家庄村人。初中毕业后,王金卯离开家乡到外地打工。2004年回到门家庄村承包土地种植棉花。他边学习农业科技知识边进行实践,摸索整理出“扩行减株懒汉种植法”,并将此法进行积极推广。2009年开始,他筹集资金2万元组建了“帮农农业技术讲习班”,定期编辑刊发报纸《帮农人》,为农民传递科学技术,并牵头组织了帮农种植农民合作社联合社、帮农宏业粮棉种植专业合作社、帮农拓田农机合作社、帮农生态农业协会。2014年,在由中国科协与人民网联合举办优秀农村基层科技工作者推选宣传活动中,王金卯作为我省三名入选人之一,入选全国百人宣传名单。
 
  1月5日,本报晨刊刊发了关于冀州农民王金卯因为在农村科技推广方面成绩突出,跻身全国百名优秀农村基层科技工作者之列的一篇报道。这一消息,在衡水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在王金卯看来,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民,能够获得国家级荣誉,是社会对自己多年辛苦耕耘的认可。但是自己却不能因此就觉得飘飘然,而应将这个荣誉当做压力和动力,今后更应该全身心投入帮着一方父老,增收致富。
  谈到自己做农村技术推广的初衷时,王金卯表示自己的家在农村,自己的根更在农村,一向不服输的他想通过自己的知识优势、信息优势、在农村干出一番天地来。多年的农村生活,他发现农民对科学技术的渴求,也亲历了农民因为本身科技知识匮乏而造成的绝产绝收的发生。“我是个农民,也懂得农民靠种地挣点钱真不容易,身边的父老乡亲们太需要帮助了。”王金卯说,“我就是想凭自己的努力,踏踏实实地帮咱的老少爷们们做点事儿。说深一点,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尽可能地改变乡亲们的传统观念,让他们通过学习新的农业技术,帮助他们靠科技多收粮食,多挣钱。”
 
    种地也离不开学习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说自己是个农民,那么一个农民能获得国家级荣誉,难度可想而知。是什么原因支撑着你,一直在做农技推广这件费时费力、短时间还看不到结果的事情呢?
  王金卯(以下简称“王”):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我对家乡的土地有感情,我对自己的父老乡亲有感情。
  我是个比较要强的人,我认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干,就要干好。最初我有回村承包土地的想法时,家里所有的人都不同意,都说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回家种地,就不怕左邻右舍笑话,父母亲是最反对的。可我当时就认准农村是个大市场,只要好好干,肯定错不了。就凭着这股子犟劲一路走了下来。
  记:别人是从村里走出去,到外地打工。你是回归乡村,回来种地。
  王:我觉得在城市里打工没有归属感,作为一个打工者很难融入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这可能也是大部分打工者的同感吧,我一直在琢磨如何才更能体现自己的价值。200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邻村对外承包土地,凭着自己冲动的梦想,凭着自己家乡的情感,凭着自己的坚韧,我毅然放弃了当时收入还算不错的工作,回到了家乡承包了30亩地。
  记:种地是讲究经验的。你初中毕业之后就出去打工了,恐怕种地经验不足吧?
  王:学呗,活到老,学到老,学到九十还算少。父亲是老师,从事教育工作,受父亲教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读书看报,很早的时候家里就订着《河北农民报》,很多农业技术,农业信息都是从报纸上学到的。后来我又征订了咱《衡水日报·农村周刊》看到了好的种植技术,就拿到自己的地里研究琢磨,开展大胆的尝试。咱老百姓常说的一句话“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有打破传统的经验束缚,才能摸索到新的成功之路。学习在这里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记:种地之前,你就先想好了怎么干。
  王:是,做事要讲统筹安排,得有指导思想,不能盲目和冲动。
  2004年农村刚刚取消了三提五统,农民种田积极性特别高,当时村里劳动力多,大部分农民都在家捣鼓自家的那几亩地儿。我通过《河北农民报》认识了很多扎根基层的棉花种植的土专家。从他们那里我学到了很多实用的棉花管理经验,并摸索试验“棉花懒汉管理方法”。当时棉花传统种植方法密度大,一亩地4000多棵,而我的模式只有2000棵左右,这种模式就是利用棉花的“边行增产优势”,挖掘棉花的增产潜力。
  很多棉花种植户,尤其是岁数大的“老把式”们,看到地里的棉花这么稀,拧着脑袋说这是瞎胡闹,产量肯定不行!在2004年8月份,我在我的棉花地里开了第一场观摩会,让人们通过自己的亲眼所见判定这个管理模式到底行不行。
  记:邀请的都有谁?
  王:就是本村和附近村里的老百姓们,传言无用,眼见为实,并且当时我还邀请了冀州市科协的农技人员。
  当天参观的人们都惊呆了。因为按照新模式种植,棉花单棵上结桃五六十个,按照传统方法,也就十七八个,很多人被棉花的长势所折服,最终的测产比传统模式种植要增产150斤,科协的农技人员对于新的种植模式给予了肯定的评价。观摩会以后很多棉花种植户开始试着使用这种新的管理模式。最初的成功让我很欣慰,我通过实践证明自己的创新模式是切实可行的。
  记:你认为自己取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王:学习,坚持学习,执着地坚持学习。每年我都会征订《河北科技报》、《河北农民报》、《天下农资》这些刊物。报刊费一年就要七八百块钱。记得一个老乡曾经说过我,“订这些废纸有啥用,还不如给你媳妇买几身衣服呢?!”对于一般农民来说,别说七八百钱,就是七八十块钱他们都舍不得拿来订报纸。通过学习,我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经验,他人所长,为我所用。
  还有2005年秋季,我参加了当时国家的“一村一名大学生”工程,报名在衡水电大上了大专班,学的是农村经济管理专业。这事当时在村里,也被很多人当做笑话传播。
  记:32岁上学,目的是什么?
  王:我的初衷是进修农作物种植专业,想通过深造,提高自己的种植管理水平,也圆一下自己的“大学梦”。可是阴差阳错,我上了农村经济管理专业,当时我有点失落。可是后来琢磨着既然咱来了,就得学出点门道来。身边的好多人知道我进修大专班后都说我在穷折腾,家人也不太理解。认为经济管理,和我干的事是不搭边的。
  记:有些什么收获?
  王:增长了阅历,开阔了眼界。关键是培养了我开放性的思维模式,让我个人的素质提升了,思维改变了,这是最有用的。学习的一些理论和经济基础,在当时来讲确实是无用武之地,不过对于现在我组织合作社收购农产品做经营来说还是大有帮助的,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记:学习提高了你个人的素质,给你的成功打下了基础。在种地种出了名堂之后,你有些什么新的想法?
  王:随着种植管理模式的逐步推广,我发现,进行技术培训是关键。我就利用春冬闲暇季节把农户召集起来讲一讲需要注意的环节,那个时候还只能算是初级的培训吧。很简单,七八个人,二三十分钟而已。随后,饶阳、深州、枣强、辛集等周边县市的种棉大户也逐步加入进来。
  2006年,我将种植经验编辑成《帮农农业技术》小册子通过邮寄的方式送给外地种植户,小册子里把一些棉花小麦玉米的高产技术汇总成农民能理解的语句,详细到怎么施肥,什么时间浇水,哪一天打药,每喷雾器放多少农药等等。每年光邮寄这些科技资料三百多册,这都是我自己掏腰包。我当时承诺,按照我的模式种植,从种到收,享受全程技术服务辅导。现在想来,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了自己的农技推广生涯。
思维模式的转变是关键
  记:为什么要这样承诺?
  王:2006年4月,我搭着《河北农民报》顺风车陪同两名报社记者一起去寿光参加全国农业交流会。通过这一次全国性的农业会展,我看到了全国范围内农业品种的丰富和农业科技的先进,真有一种大开眼界如梦方醒的感觉。同时也深深感受到咱们本地农民离科技种田还是有很大距离的,种植方法、种植模式明显落后。通过那次展会的学习,更加坚定了我大力推广农业科技的信心。
  那时候我家里生活不富裕,为了给外地的棉花种植户做技术推广服务,自行车和摩托车是主要的交通工具。我曾经骑着自己的摩托车从门家庄村出发途径冀州的小寨乡、徐家庄乡、周村镇、南午村镇、李瓦窑直至到枣强县的大营、张秀屯。一天来回行程120公里,为共计八个乡镇四十余个示范点挨家挨户地做棉花生长期的管理服务。向北骑着摩托车去过深州、辛集,坐公交车去过饶阳,武强,武邑。也正是在这接地气、跑田间地头的技术推广过程中,我也真正了解到了农民对农业科技的更多需求。
  记:为什么这么说?
  王:农民对科技指导和农业培训是非常渴望的。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大概是2006年7月份去给武邑县蔡徐村的杨月周示范点做技术服务,做完技术服务后,杨月周拽着我的摩托车就是不让走,说必须吃了饭才能走,推辞不下只好留了下来。吃饭的过程中,十几个农户依旧围在饭桌周围,不停地询问关于棉花小麦的种植技术。这个小事就说明了一个大问题,老百姓对真正能帮助自己增收致富的好技术好科技的技术能手是非常欢迎的。
  记:作为农民,你感同身受。也正如此,坚定了你做农技推广的想法。
  王:我推广的这些技术,简单实用,老百姓拿过来就能用。也接地气,是老百姓眼下最需要的。
  2007年,在众多种植户的要求下我开了一个小门店,推广技术,经营农资,把自己承包的30亩地全部改成试验田。将好的品种、好的肥料、好的农药都拿到我的示范田里实验。因为做农技推广,必须有实际经验,必须接地气,要知道农户需要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以及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
  记:你开的这个门市,和别人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王:95%卖农资的经销商,和老百姓是纯买卖关系,只看重销量与钱。在我这儿农民购买农资以后,我为给他们做技术指导,告诉他们如何提高种子芽率,如何合理科学用药。因为我觉得做经营还必须要有社会责任,农民种地不容易,必须帮着他们。
  2008年我发起并组织了冀州市帮农宏业粮棉种植专业合作社,服务范围也越来越大。单纯的技术培训会,已经不能满足大范围的农民需求了,于是我便利用多年来给报社投稿的经验,编发了冀州市第一份由农民编排并免费赠送农民阅读的《帮农人》报纸应运而生。截至目前已经自费投资36000多元,出版58期。
  编排报纸的初衷是因为在一些时候我给老百姓培训,今天讲了今天他记住了,可能明天就忘了。于是我就想让技术变成文字,农民闲暇的时候想起来就可以随手翻出来看看。
  2009年,我又增加了短信群发服务通过“帮农快信”群发平台。把周边农户的手机号搜集起来,每天一条短信免费发送给农户。从2009年开始至今投入23000元,共计为会员免费发送农业科技短信60万条次。报纸上登一些比较复杂的技术经验,短信群发就发一些短平快、及时的技术快讯。
  记:学习和农民是什么关系?
  王:在当前农村的现状下,学习和农民基本没关系。但是我做的事情,就是要让农民和学习发生关系。不管是出报纸,还是发短信,就是转变农民的思维观念。只有思维转变了,思路开阔了,才能接受先进技术,尝试增产新模式。
  记:你怎么认识到农民思维模式转变的重要性?
  王:我和很多农民交流时候,感觉到他们太需要多学习了。卖假种子假化肥的人经常到村里忽悠。今年张三来忽悠假化肥,农民上当了;明年李四来忽悠假种子,老百姓又上当了,农民的分辨能力很差。我们合作社里的社员经过这几年的培训,对假农资的鉴别能力明显增强,现在很少有再上当受骗的,这和我们合作社的经常性培训是离不开的。
  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要从观念上改变农民,从生产上帮助农民。成立合作社,也是出于这个目的,要改变农民闭塞的传统观念。
  记:改变什么?
  王:改变农民的“短视”,提高他们对市场、对技术的把握能力。不能光做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只关心自家,不关注政策,不看市场的农民。
  记:乡亲们都理解你吗?
  王:大部分都理解。进行科技推广的时候,也遇到过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的事情,但还是坚持下来。就算是现在我组建合作社,并且已经把合作社做成了国家级示范社,还是有人在说一些闲言碎语,做事就不能在乎得太多,瞻前顾后,优柔寡断肯定一事无成。
  记:你打过退堂鼓吗?
  王:开弓没有回头箭,从2004年至今,我一直从事基层农技推广事业。10多年的风风雨雨,10多年的沟沟坎坎,从未动摇过我推广农业技术的决心。当我看到农民们喜获丰收后的一张张笑脸和朴实的发自内心的笑容,我就很知足了。
在农村一样可以成功
  记:你回归土地,扎根农业,在农村取得了成功。现在一些农村青年,认为到了大城市才算成功,认为只有在城市里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种情况,你怎么看?
  王:农业虽然是个老产业,但在当前的国家政策支持下同时也是一个朝阳产业,国家对农业的支持越来越大。好多大企业和企业家都是干农业啊,红塔集团褚时健在种橙子,联想集团柳传志种蓝莓,网易公司丁磊养猪,这都是有钱的大佬啊。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以后的农业已经不再是一个汗珠子摔八瓣的年月了。农业遍地是机会,只要踏踏实实干,大老板们去干大事业,咱们小人物来干小事业。
  记:农业、农村、农民,对你意味着什么?
  王:目前我已经组织了“帮农种植农民合作社联合社”、“帮农宏业粮棉种植专业合作社”、“帮农拓田农机合作社”,还有就是“帮农生态农业协会”。名字都是我起的,都叫帮农,我们的帮农商标在2010年也正式登记注册了。为什么要叫帮农呢,就是我看到咱们的父老乡亲们太需要帮助了。作为农业大军中的带头人,我们一定要重视农业、热爱农村、帮助农民、一心为农、与父老乡亲同甘共苦、携手农民齐奔小康。
  对我来说,农村就是舞台,我和我身边的农民都是新时代三农事业的舞者。
  我对土地有感情,对父老乡亲有感情,我从没有因为自己是一个农民而感到低人一等。相反,我很自豪。农业是百业之基,是立国之本,是稳人心安天下的基础产业。我明白农业技术普及是一条艰辛的道路,既然选择了,我就会义无返顾地走下去,在这片我挚爱的沃土上带领一方农民走向富裕文明。
  目前村里45岁以下的人们,基本上都在城里打工。从农村现状来看,农村劳动力基本处于断代的状态,如果改变不了现在年轻人认为土地无前途观念,以后土地由谁来种将是一个难题。
  记:为什么这样说?
  王:农村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年轻人都出去了,地谁来种?
  45岁以下的农民都出去打工了,50岁以上仍旧种地的农民对于科技接受能力还存在于前些年的水平,现在获取农业科技信息的渠道多了,一部分人家里有电脑能上网,不过更多的是用来聊天看电影打游戏,电视台有农民频道看了也记不住。
  针对这一情况,我们合作社已经开展农村土地托管经营十点,就是要解决农村无人种地的问题。
  记: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王:对于农民的观念改变,就要像灌水浇庄稼一样循序渐进,小水慢灌,逐步推进。我们印报纸,发短信,开培训会也是一步步地来,先把农民的观念改变了。
  记:这么多年,能在冀州走出一条农技推广的道路,得到父老乡亲的认可,甚至现在有些人还在用你10年前推广的种棉技术,这得益于什么?
  王:脚踏实地,接地气,要知道农民到底需要什么,去帮助农民做他最盼望的事情。其实农民是最朴实的,只要你让他真正增产增收了,他就会当亲人一样对待你。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成功没有捷径,年轻人想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就要肯下功夫,肯吃苦,即使在农村,一样能够成功。
  记:你身边有这样的例子吗?
  王:我在各村发展合作社时候,要在村里选一名负责人,再由他去发展社员。合作社的村级负责人中,最小的是32岁就开始踏下心来干农业。最初就是一个纯农民,不过现在已经锻炼成无论经营本领、还是农业技术水平都可以称得上农村的领头羊。所以青年人不要太依赖外界,遇到困难就退缩,也不要好高骛远,必须要踏实肯干,执着前行,就能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记:你认为村里的年轻人形成这种浮躁心态的原因是什么?
  王:大的社会环境影响吧。再有就是年龄小,还不能正确地面对人生的选择,很多人希望走捷径,希望少付出多挣钱。多碰墙,多遭遇些挫折,那种浮躁的心态就会平和下来了。年轻人总是需要锻炼才能成熟的。
  记:当然,你对年轻人追求美好生活是不反对的。
  王:年轻人外出打工实现自己的梦想追求美好生活也是必须的,有压力才有动力嘛!但做事应该踏实,不能好高骛远。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大环境里实现自己的目标,人生实现价值没有捷径。
  我想对从村里走出去的年轻人说,远离浮躁,踏下心来,有一个好的心态。其次,加强学习,这样就可以奠定自己发展的基础。在你的家乡,在农村也是大有可为的,你的家乡随时欢迎你回家创业,在农村这个大舞台上,一样可以舞出精彩的人生。
  记:经过了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样的人生感悟?
  王:这么多年的感悟,也是自己一直坚持的一句话“埋头耕耘,莫问收获”,因为只要坚持了,只要耕耘了,就一定会有厚重收获在不远处等着。如果只是左顾右盼,瞻前顾后,好高骛远,投机取巧,那永远都不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执着地用心做下去,这是唯一的通往成功的道路。来源:衡水新闻网-衡水日报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