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历史名人

武强“载入史册”的巾帼人物

作者: 刘金英 发布时间: 2015-3-2 9:21:11 浏览次数: 2634

    在人杰地灵的武强县,历史上曾经涌现出了许多“不让须眉”女子,有的是义女,有的是善女,有的是侠女,有的是在烽火连天的抗战年代敢于担当的英雄人物…….她们的事迹被载入了《深州风土记》和《武强县志》等史册而流传于后世。

    (一)

    轻财重义赵佣妇(清代)

    清乾隆年间,武强县有位姓赵的妇女,因夫亡家贫,难以维持生活,无奈去吴家庄一王姓家中去做奶母。乾隆四十年(1776年),因疫病流行,王家上下十数口皆病身亡,独留一子幸免于难,然此子年幼,尚在襁褓中。赵氏见王家此种惨象,亦悲痛万分,忙将其子抱在怀中:“王家如此遗孤,吾之责也!”此后,赵氏一面细心哺育遗孤,一面替王家管理家业。地里耕锄耙耩,不误农时,家里钱粮衣物,样样保管有方。邻人见其日夜操劳,皆助之。

    几年后,王家儿子入学读书,赵氏又每日严课管教王家儿子,从不间断,使王家儿子学业大有长进。十余年后,王家儿子长大成人,赵氏又为其操办婚事,迎娶新妇。王家儿子及新妇皆以母礼待之。然新妇至家三日后,赵氏将家产田宅一一向新妇交待明白,而赵氏自已,在王家数十年每岁佣金却丝毫不多拿。王家儿子及新妇感恩不尽,多给其钱财,赵氏拒辞不受,仍留家中以佣妇身份自居,年70余而卒。王家儿子及新妇悲痛欲绝,以母礼葬之,村人亦慕其义行而敬之。

    “一门好善”的罗氏女(清代)

     康熙年间,武强县大王庄村出了个震动朝野的女中豪杰“罗太恭人”罗氏女(1623—1699)。

    罗太恭人系大王庄村张镇(1625—1679,字庚生,府庠生)之妻,古坛村两科武举罗佩袞之女,生有5子,皆有功名,分别在朝里或各地做官。康熙二十八年(1689),山东大旱,饥民遍野,人相食。年届67岁的张老夫人罗氏女,率儿子知府张星耀、侯补主事张星辉、御史张星法、侯补行人张星阔捐谷三千石到山东省赈恤灾民。三千石粮食需多少大车小辆,几百里之途需经多少风雨和颠跛,饥民获救后山呼万岁,苍天可鉴罗老太太一片救国救民之心。返回故里之后,当看到家乡的灾情,张老夫人又将五千石谷捐至县衙在武强县当地救灾。

    对罗氏女率全家倾力救灾的义举,直隶巡抚于成龙闻知奏明圣上,康熙皇帝为之动容,特旨赐“一门好善”旌匾旌表张氏一门,并勅建功德牌坊,诰封罗氏为四品太恭人。坊址选于武强县老县城街关镇的十字街南,由武强知县监修,落成于1692年。石坊高大雄伟,正门通行车轿,两侧各一小门,坊额“一门好善”四字硕大如斗,浑厚端庄,字体为康熙皇帝手书。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走遍中国此等恩荣者哪家曾有,大善大慈罗太恭人谁能匹比,罗氏女功绩在武强县几百年来一直传为佳话。

    终生不嫁的孝女李二姐代)

    清代康熙年间,武强县有个农民叫李仁,膝下无子,而且身体有病,身边只有一个闺女,叫李二姐。李二姐想到父母晚年无人照顾,提出愿给老人养老送终。有人登门提亲,李二姐一直推辞说父母去世后再出嫁。在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封建社会里,李二姐顶着世俗的压力而挑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家有5亩耕地,全靠她耕耩锄耪,一年四季,历尽艰辛。除了种地,还尽心尽力的照顾老人的衣食起居。年复一年,无怨无悔的给父母尽孝。

    父母去世后,李二姐又象男子那样打幡摔瓦给老人出殡送葬,让老人入土为安。待把父母尽孝送终之后,已是40多岁的剩女,而且积劳成疾,第二年病逝。临死前,哀求乡亲们把她葬于父母的墓侧。

    养母侍兄的程怀晋女代)

    古有替父从军的花木兰,在清代乾隆年间,武强县出了个替兄行孝养母而终身不嫁的程怀晋女。

    程怀晋早年去世,有个儿子痴呆,不能顶家过日子,更不能赡养母亲,还有个女儿伶俐能干,一家三口相依为命。在这种情况下,伶俐能干的程怀晋女便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有人给程怀晋女提亲,她想到母亲需要有人赡养,痴呆的兄长也不能撒手不管,于是便放弃了婚姻大事,决心终身不嫁。

    程怀晋女在家养母侍兄,担当起了家中里里外外所有的家务和事务,比普通男子还要付出的多。一年年的坚持,一年年的变老,待到把母亲和“痴兄”养老送终,自己也就成为了年近古稀的老太太,再也没有了出嫁结婚的机会,但其可歌可泣的孝义精神却在民间广为流传多年,并被记入史册。

    救父鞭贼的许氏女代)

    清代同治7年(1869年),捻军张總愚流窜到武强一带,贼人到处作乱。

    武强县农村女子许氏,和父亲许盛元遇贼,父女二人被贼劫持,而且贼欲杀其父。在这紧急的情况下,许氏女子急中生智,和贼首说:“你们放了我父亲,我跟你们走,让我干什么都行。”贼人信以为真,想着把她弄走后做个“压寨夫人”什么的,于是当场便把她父亲放走了,并把马鞭递给许氏女,扶她上马,让她骑马跟着走。许氏女见父亲已走远,便趁贼人出其不意,挥起马鞭,怒打贼人,而且大声的骂道:“你们这些狗强盗,我岂能从你……”贼人见此情景,大怒,众贼一起拥上前,把许氏女捆绑了起来,并持刀威胁,许氏女骂得更加厉害。贼人气急败坏,把许氏女在胸部连捅数十刀而死。

    许氏女机智救父,并敢鞭贼,不愧是女中豪杰。

    (二)

    抗日模范堡垒户尹三胜

     尹三胜(1898——1977),武强县林东村人,出生于贫苦农家。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爆发,尹三胜带头加入妇女救国会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投身于抗日斗争,1939年加入在国共产党。

    为抗日,她将身边仅有的一个儿子送入抗日队伍,儿子作战负伤,双脚因冻伤截去数个脚趾,回乡养伤期间,面色憔悴,时而吐血,尹三胜忍住悲痛,不向组织伸手,将儿子掩藏到张家坟内的一个土窖内以尿冲服鸡蛋的偏方,奇迹般的治好了儿子的吐血顽症。1942年,日寇在县内四处修炮楼,安据点,铁壁合围,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在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尹三胜和丈夫继续坚持对敌斗争,在自家北屋内挖了地洞,并开设了“八路军大店”,掩护抗日干部,成为坚不可摧的堡垒户。不管是寒冬腊月,还是三伏炎夏,经常在深更半夜迎送“亲人”。晚上游击队在她家开会,研究工作,她站岗放哨,烧水做饭。凡是住过她家的人,都感到尹三胜待抗战军民犹如慈祥的母亲。尤其是每逢有了敌情,她总是从容不迫,机智镇定,先将干部战士送入地洞,小心翼翼的盖好洞口再去隐蔽自己。为便于与敌人周旋,她堵死了自己家的胡同口,5家走一个门,凿墙钻洞,钻进钻出,日伪军视如险途而不敢贸然进入。

    在那腥风血雨的日子里,受尹三胜掩护的八路军人员和抗日工作者不计其数,当时的冀中行署主任罗玉川、县委书记张之生、县大队政委马庆云、县长刘新赤等都被她掩护过。抗日战争胜利后,罗玉川曾为尹三胜家题词“依靠群众,坚持抗战八年整。”

    英勇抗战的女英雄李二姐

    李二姐(1913——1954),又名李秋慎,1913年生于武强县林东村。幼年家贫,而且母亲多病,靠父亲到附近盆窑卖水维持家计。二姐16岁时,因灾荒无法度日,母亲不忍心全家人都被活活饿死,含泪让二姐出嫁了。

    1937年,日寇侵占武强县后,在共产党领导下,林东村成为冀中有名的抗日堡垒村。1938年在抗日烽火中,二姐参加了妇女救国会,投身抗日斗争。不久,被选为副村长和村妇女救国会主任。1940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该村妇救会在她领导下,各项工作都很出色,做军靯、军袜既快又好,学文化、站岗、放哨、送信不亚于男子,掩护八路军和共产党干部从来不怕担风险;照料伤病员不怕苦,不嫌累,周到细致,而且经常是冒着生命危险。

    在环境极其残酷的情况下,经二姐亲自掩护、照料的共产党干部、抗日战士每年都有上百人。群众称赞她家是“八路店”、“后方医院”。1942年秋季的一天,八路军战士于海波中弹身受重伤。二姐把他背回家里,精心照料,用盐水擦洗伤口,喂水喂饭,端屎端尿。为避开日伪军的搜捕,她组织8名妇女用晚上的功夫偷偷挖了一个能容纳20人的地洞。敌人来了,她把海波隐蔽在地洞里,敌人走了,她又把海波背出来。前后70多天,直到于海波伤势痊愈重返战场。还有一次,县抗联的老宋在她村病倒了。二姐得知老宋得的是热病,传染性很强,于是她冒着被传染的危险,不能叫别人接近和护理,自己主动把老宋接到自己家,藏在地洞里。天天煎药煮饭,精心服侍,一直忙了两个月才使老宋病愈,恢复健康。

    然而,时间一长,李二姐救护共产党干部、八路军伤员的事被汉奸知道了。一天,汉奸带着日本宪兵队到她家搜捕伤病员。日军和汉奸逼问李二姐:“八路军、共产党在哪里?”她铿锵有力地回答:“不知道!”敌人疯狂地对她施暴,用木棍打、枪托砸、皮带抽。。。。。她被折磨和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但二姐正气凛然,毫不屈服,始终咬紧牙关,一字不吐。

    敌人的淫威不但没有吓倒二姐,反而使她意志更坚强了,胆子更大了。白天她为共产党干部、八路军战士站岗、放哨,夜晚为他们烧水做饭,缝补衣裳做军鞋。随着抗日战争的深入,林东村成为武强县有名的抗日“堡垒村”,抗日人员到她村来往也更加频繁了,她有时一夜要起来四五次,很少睡一宿安生觉。

    1942年6月,上级给林东村下达了送军鞋的任务。二姐带领几名妇女找到村长,要求送军鞋。村长说:“一路要穿过几道封锁线,现在敌人搜捕正紧,你们要有个三长两短怎么行呢?还是派男同志吧。”二姐说:“我们妇女不被人注意,办事心细,还是由我们亲自送去好。”二姐终于说服村长,硬是把任务揽到手。她们半夜行动,为了缩小目标,几名妇女把200多双军鞋分别捆在身上,穿过敌人封锁线时,则匍匐前进,巧妙绕过碉堡据点,连续往返50余里,按时把军鞋送到八路军驻地。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二姐调任二区任妇联主任。不久,又调冀中八分区做妇联会工作。1948年冬,二姐在沧县大皮箱屯(八分区机关驻地,后迁沧州)参加创建地直机关幼儿园工作并首任园长。任职期间,她对孩子十分疼爱,体贴入微。初建园时,孩子们睡火炕,每新垒成后,二姐总要亲自“试炕”,先睡一睡,待无问题后,才让孩子们上炕。遇到雷雨之夜,二姐先催保育员们关灯,然后亲自彻夜守护。她对南下干部的子女,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把他(她)们安排到自己宿舍里,亲自照管,直到父母把孩子接走。孩子家长时常夸赞:“把孩子交给李二姐,俺一百个放心。”

    以英勇抗日闻名的巾帼英雄李二姐,1954年因病去世,但她的事迹却永远流传在武强县人民的心中。

    铮铮铁骨的女党员刘玉山

    抗日战争年代,武强县刘古河村出了个刘胡兰似的女共产党员——刘玉山。面对日寇的残酷迫害,以铮铮铁骨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

    刘玉山,(1910年——1942年),她出生于贫农家庭,穷苦的家庭生活磨炼了她的刚毅性格和吃苦耐劳的精神。18岁时,与前台南村谷成刚结婚。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任前台南村妇女救国会主任、党支部委员。在党的培育、教育下,思想觉悟不断提高。她积极参加抗日战争,配合八路军和抗日干部积极开展工作。在支前活动中,组织本村妇女上识字班,做军鞋、军袜,学唱革命歌曲,并带领妇女主动参加破袭战,与抗日军民冒着生命危险去破坏日军妄图穿越武强境内修沧(州)石(家庄)的铁路路基,阻止日寇向西部侵犯。

    前台南村距小范日军岗楼只有3华里。刘玉山对日伪军到各村的扫荡,搜捕共产党员,屠杀革命干部的滔天罪行耳闻目睹,切齿痛恨。她为更好的掩护县区干部和八路军战士,于1941年在自家院内秘密挖了一个能容纳几十个人的大地洞。洞口位于院内水井井壁一侧,极为隐蔽,分区和县、区干部经常住在她家。她除了烧水、做饭外,还负担着警卫、掩护任务,一年到头起五更,睡半夜,忙里忙外,悉心照料或迎送“亲人”。

    1942年,日伪军进行“五一”扫荡时,刘玉山发动和帮助各家“坚壁清野”,并带头站岗放哨,密切监视敌人。五月的一天,住在玉山家的县大队第三小队队长蔡莫子,奉上级指示在前南台村北枪毙了一个铁杆汉奸。此事被叛徒告密,并说前台南村刘玉山家是“八路店”,经常住八路军和抗日干部。于是8月的一天,刘玉山被日军抓到了小范岗楼。

    日伪军满以为只要略施拷问,就会使刘玉山这个年轻妇女屈服。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共产党员刘玉山大气凛然,宁折不弯。问:“你是共产党员?”她坚定地说:“当然是共产党员,我要不是共产党员,你们还不抓我来呢。”问:“你家为什么窝藏八路军和县、区干部?”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他们为穷人撑腰,因为他们除汉奸、打日本、为劳苦大众打天下。”问她村干部、区干部和县干部的下落及共产党员的名单,她以“不知道”和“不告诉你们”来回答。后来,敌人企图利用引诱的方式让其招供,又遭到刘玉山的蔑视和嘲笑。

    日伪军无计可施,便疯狂地对刘玉山施以酷刑,先用木棍毒打,后用烧红的烙铁烫。刘玉山被折磨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但她铮铮铁骨,宁死不屈,始终咬紧牙关,始终不吐露一句真情,令日伪军大失所望。气急败坏的日寇和伪军,决定将玉山杀害。临刑前,她面不改色,视死如归,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还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等革命口号。牺牲时才32岁,为革命胜利献出了宝贵生命。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