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衡水讲堂

坚强意志与病魔抗争

作者: 史庆章 发布时间: 2017-4-14 12:25:48 浏览次数: 1401

  人生在世,只知以前,不知以后,更难预料晚年生命轨迹。有的晚年患重病急病无治速忘,无痛苦---不幸中的万幸。有的多病缠身,不能自理,每日在痛苦中与病魔抗争,直至最后心脏停止跳动。章恒智即属于后者。自2010年10月以来先后七次住院。每次住院病况加重,第一次住院确诊脑梗塞,右侧麻木失灵,吃饭右手端不住碗,搀扶着能走路,不略唯一支撑走路的左腿摔折,再不能走路,出进只能做轮椅。2013年8月糖尿病加重,截去右脚第二脚趾,术后封不上口,且继续向上腐烂,在此情况下,推着轮椅先后去四院、哈院、镇医院、李玉珍中医外科等处治疗,均无效,最后左脚5个脚趾一个个烂掉。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她没有叫一声疼喊一声苦。后又患胃炎拉肚子、肺感染,从此下胃管,粉碎成流食,每日三餐定量注射,此时言语吃力,儿女来望喊娘,只能睁大眼睛望望,四年来在病痛折磨下,已廋如干柴,突起的几根筋条清晰可见。我抱着双肩,轻轻地问她:“你还认识我吗?”她努着劲沙哑地回答:“认--识---”。“我是老史吗?”她又使劲回答:“是----”,我听到这肺腑之音,感动地流下了热泪。我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在如此病重难忍情况下,还有记忆,难过的是在如此艰难中还回答我。后来疼痛失觉,再不能言语。

  2014年11月22日早晨6点钟,因痰噎呼吸道堵塞住进二院,经几番抢救,于11月25日下午5点40分停止了呼吸,走完了人生最后的路程。终年83岁。

  11月29日发丧(农历十月初八),这天下午天空低云密布,细雨绵绵,天地同悲,我望着拖拉机载着她的灵柩,伴着锣鼓鞭炮声向西远去,直至出了西街口,淹没在送行的人流中,回过头来,禁不住流出了眼泪……

 日月交替,星头转移,如今她走了三个多月了。大年三十下午,我去她坟前烧纸,围着她的坟墓默默转了两圈,她生前音容病貌又浮现在眼前。人死后叫活人这样思念,表明没有死,她的精神容貌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史庆章


2016年2月26日










最后的悼念

 

  你24岁来到史家村,到今天已是59年,在59年当中,一直和睦相处。回顾以往,你在家扶老携幼领着四个孩子艰苦度日,特别是60-62年三年荒旱,每前进一步十分艰难,这些我永远铭记在心,你憨厚直爽,无巧言华语,朴实无华,得到众乡亲共同赞誉。1987年农转非,将你们户口转入衡水市,成为一位市民。这时本应享享清福,但你没有享到,自2010年以来,先后住院7次,这次11月22日住进衡水市第二医院,到25日下午5点40分(农历十月初四),你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众乡亲,离开了你的亲生儿女,我非常悲痛……昨天,天津87岁的老嫂派振有、振芳、振川三个侄子前来为你送行。我的晚年生活自有安排,请你放心,我不会再给孩子们增加负担,添麻烦,请你安心,安心!再安心!!

    脱帽三鞠躬

 

 

史庆章


2014年11月27日


(入殓时告别辞)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