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好人文艺

拥有一分钱的快乐年代

作者: 饶阳县科学技术局 焦会甫 发布时间: 2017-9-14 21:23:00 浏览次数: 639

立秋后的一个星期天,我给屋里来了一次大扫除,在抽屉里,发现有一堆一角硬币。那是在超市买东西时人家找给的零钱。拿起这哗哗作响的钢镚子,时空好像又回到几十年前,我还是一名小学生的时候,那个年代,一根石笔,一只铅笔,一张白纸,一分硬币,在我心里都感到是“宝贝”。


6岁上学头一天,穿着一身妈妈洗过的干净上衣和裤子,因为衣服上没有补丁,特让几位女伙伴羡慕。记得一二年级的学生,还不兴用铅笔和纸,每人一块石板和几根石笔,就是写字、算算术的用具了。

石板是用一种天然石料制成的薄板,长约30厘米,宽约20厘米,用半寸左右的木板框起来,石笔是用滑石粉做的。课堂上,我们用石板写字,算算术,字写满了,要擦掉。擦石板的方法就大不一样了,知道讲卫生,受干净的同学,带着一个用旧布卷的石板擦,比大拇指稍粗些,往石板上吐点吐沫,用力擦,上面的字就没有了,石板变得黑糊糊的,又可以在上面写字了。不讲卫生的同学,往石板上吐点吐沫,有的用手掌擦,有的用上衣袖口擦。这样以来,满手石笔面,袖口也脏糊糊的。

我升入三年级,高高兴兴的带着新书回到家里,爸爸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张旧报纸,把语文和算术两本书整整齐齐的包上书皮。我看着,心里乐滋滋的。妈妈看着我那面带笑容的脸蛋,笑着对我说:“好闺女,这回再不用石板和石笔写字了。去,给你个鸡蛋,到屯里供销社换一张白纸来,我给你钉个小本子,铅笔也给你准备好了。”

从此,我有了一个白纸本子和一支铅笔,感觉特别高兴。从用石板、石笔学写字,到用小本、铅笔写作业,这虽说是当时小学生的成长和进步,可对我来说,这一变化真象当年人们常说的那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我看到了希望,看到将来,看到光明。我学习更加努力用功,上课认真听讲,下课仔细写作业。往往老师让写两篇字,我却一气写了四篇。

晚上,昏暗的油灯下,我写了一篇又一篇,当一个小本子用完的时候,站在身边的母亲假装生气的样子说:“闺女,没过一个月你就吃了一个鸡蛋(鸡蛋换纸),明天捎着一个鸡蛋,再换一张纸回来。”

那年月,家里穷,生产队也穷,父母在队里出工劳动,干一天活,决分时才分几毛钱。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弟妹三个,为减轻父母负担,从上了一年级,我就帮助大人做一些家务活,星期天我就学做饭。记得第一次做饭,照着大人的样子往锅里放上水,又把小米淘了淘放进锅里,开始添柴烧火。锅里的水快开时声音挺大,难道锅要炸开吗?吓得我跑到邻居家,叫来一位老奶奶,帮我看是怎么回事。现在想起来感觉真有点好笑。

农村的孩子成长不容易,泥里滚水里爬,是常有的事。在学校里,因为学习成绩突出,我当上了少先队大队长。在家里,更要做一个勤快的好孩子。我家每年都要养一头猪和几只羊,不是为了吃肉,而是准备春节前卖了增加一笔收入。所以,从开春到秋后,每天放了学,或是星期天,我都会背起篓子拿张镰刀,在地里去揪菜、打草。村边近处打光了,就上远处去。那时不知道什么叫辛苦,只愿意多揪点野菜,多割点杂草,好让猪羊吃得饱饱的,长得又快又肥又大。记得那是唐山地震那年,村里的人们都搭着窝棚在院里睡觉,我又去地里打草,那天刚打满一篓子背起来准备回家时,又一次余震发生了,我感觉头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听大人们说,地震啦,地震啦,快把篓子扔下回家吧。可我舍不得扔,仍然坚持背着一篓子草回到了家。那一次被爸爸狠狠地说了一顿,我委曲的哭了。原来是爸爸担心我,他怕把河沟上的一座桥震塌,把我摔到沟里去。老人对子女的担心和关怀,当时我并不理解,现在想起来,这也是一种形式的父爱吗。

上了六年小学,我兜里很少装钱,有时大人让买东西找回来的零钱,我一分不留,都还给父母。一次早晨叠被子,发现被子上有个一分钱的钢镚子子,当时心里真稀罕,想装起来,又觉得不对,赶忙把那个银色的一分钱交给了奶奶。奶奶看了看我,没说话,把那个硬币放到我的手心里。当时那种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我看了又看,忙装了起来。

从来不带钱的我,一直把那枚硬币在兜里装了好几天,一有空,我就拿起来看看。后来怕装丢了,狠了狠心,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一块糖稀做的块糖,放进嘴里,舍不得嚼,让糖慢慢的化,块糖,终于还是化完了,这时开始后悔,“吃掉”了,—分钱的硬币,我真想大哭一场。

我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一分钱硬币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我坚持勤俭持家的本色永远不变,当年拥有一分钱的快乐的岁月,真的让我永生难忘。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