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好人文艺

推 碾 子

作者: 饶阳县科学技术局 焦会甫 发布时间: 2017-11-9 21:26:00 浏览次数: 685


  秋天县城集日,一辆辆摩托三轮车上堆放的韭菜花,呈水灵灵的白色,这真是不少人渴望的小菜,可惜,现在各村都很难找到碾子了,买回家,只能用刀切切,用蒜锤子砸砸,费事八活的,还不如当年在碾子上撵的烂,好吃。

星期天,我骑着电动车回了趟老家,一进村就放慢了速度,想看看村子的变化。家家户户的房子变新了,街道平整干净了。近二三年我村真的美丽了。忽然,临街的一个宽阔闲地,有一台碾子静静的放在那里,我放下电动车,快步走到碾子旁,亲切地抱起木质的碾棍子,抚摸着比圆桌大几圈的碾盘,接着又用力推了几圈(因为有人刚刚推了韭菜花,碾子上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四十多年的情景在脑海中闪现。   

      那是我七八岁的时候,经常跟着奶奶去推碾子,奶奶端着一簸箕高粱,我拿着笤帚、粗锣,领着我弟妹个小尾巴。

我们村是个大村,四百多户,二千多口人,碾子闭不住,天天轱辘、轱辘转不停。常常奶奶端着粮食,我拿着笤帚去挨号、排队,奶奶常说有粮食推就不错了,说明有吃的,所以再苦再累费事八活的奶奶也是笑哈哈的。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见过碾子,也不知道碾子什么样子,碾子是指用人力或牲畜把高粱、玉米、谷子等谷物脱壳或把粮食碾碎成碴子或面粉的石制工具。上世纪70年代以前,农村,还没有现代化的机器、没有粮食加工厂,每一个家庭做饭所需的米、面都需要加工,人们常说的“变吃的”全靠碾子和石磨。为什么碾子总比石磨忙,原因是那个年代,群众在队里分的粮食不多,不少人家到南乡不产麦子的几个村来个粗换细,即把小麦换成高粱或玉米,粗粮大多上碾子,所以碾子就闲不住了。

古代劳动人民什么时候使用碾子,碾子什么时候出现的,我没有考评过,只知道近代碾子的样子。它有比圆桌大几圈的碾盘,碾盘中心设竖轴,连着木制柜架,架中装碾滚子,碾盘和碾滚上分别由石匠凿刻着很有规则的纹理,其目的是增加碾制粮食时的摩擦力,通过碾滚子在碾盘上的来回滚动达到碾轧加工粮食作物的目的。碾盘底下还要垒半人高的砖,碾棍高低正好对准大人的腰。

我常常先去排除、挨号,看着要轮到我家了,就忙去叫奶奶。奶奶领着我们说说笑笑的到了那里,人家把碾子上的玉米面刚收拾好,奶奶边跟人家打着招呼,边把高粱倒在碾盘上,揽开成一个小圈。然后招呼我们,我们几个在前面拉,奶奶在后面推,刚开始转动的时候很费力,如果不是奶奶用力,只是我们几个根本推不动的,碾盘滚动起来就好一些了。奶奶的手闲不住,要把高粱往中间揽,薄厚要揽平,还要防止粮食滚到中间或外边,她一边推一边用一个小笤帚把高粱从碾盘的两边扫到中间。刚开始我们的热情很高,可是毕竟年纪小力量不足,一会就没劲了,这时候奶奶会给我们讲故事、说瞎话、猜迷语、唱歌。比如说司马光砸缸、孔融让梨等,还有就是有关我们当地地名的一些迷语,矬老婆打枣(长杆,我们这里有一个村叫长安,人们叫它长杆),一锥子攮不透(拧拧,大名叫影林),打着灯笼拾粪(谐音照屎,大名叫赵市)。有时候奶奶也会给我们讲她小时候的故事。奶奶说她小时候粮食更少,一年只有春天是最好的,有树叶了,比如说榆树,榆树叶能和玉米面掺在一起做窝窝头,榆钱也是能吃的,有一点甜甜的味道,很好吃,她说那是她小时候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了。地里长了野菜也是可以吃的,什么曲曲菜、扎捧科、老冠筋、马生菜、醋醋柳等。奶奶说她吃过用山药叶加玉米面做的窝头,用草籽做的“小捧子”,几乎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吃过,那么小的时候听奶奶讲起她们那个年代,我经常眼含热泪,奶奶那一代人真的太不容易了。

奶奶看着高粱出面了,就让我们停下来,然后用小笤帚一点一点扫起来,放到大笸箩里,笸箩是用杞柳编制的长方形的柳制品,长一米左右,宽三、四十公分,高二十多公分,里面放一个箩床,箩床上面放箩,把撵烂的高粱放进箩里,奶奶来回拉动箩,面就落到笸箩里了。箩里没漏下去的,还要重新上碾子。所以一大簸箕高粱要推好几次才剩不下渣渣。

推完碾子回家是最快乐的时候,虽然离家远,我们要帮奶奶拿东西,因为又有吃的了,路上奶奶会给我们唱歌,我们也会跟着唱,一路上欢声笑语。

那个年代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共七口人,仅父母两个劳动力,在生产队干活,每年分的高粱、玉米装不满两个水泥柜,分的小麦不到三口袋。我问奶奶怎么咱家不去推磨,磨一回就一斗多粮食(30斤左右),奶奶说,我领着你们推不动磨,你爹你娘忙,怕耽误挣工分,这叫“省在囤尖上,不能省在囤底下”,过日子就得细水长流。

记得有一年头过春节,奶奶准备给我们做鞋,用白面熬了一点浆糊,放在炕上。邻居家有事,叫奶奶帮忙,可奶奶回家后发现浆糊没有了,原来是妹妹看到有吃的,用小手一点一点的尝光了。快过年了,家里要把养了一年的猪打算卖出去,为了增重,奶奶熬了一大锅高粱面粥。我们弟妹几个一人偷喝了一大碗,小肚子圆圆的,奶奶笑着说,把你们几个当小猪卖了吧。在那样困难的时候奶奶勤俭持家,让爸妈在队里劳动,她在家照顾我们几个,用很少的粮食养活我们一家几口人,现在想来真是很不容易。党的十九大有一项重大任务就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真说到了我心坎里。

奶奶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这次看到村边这台碾子,我就想起和奶奶一起推碾子的艰苦的年代。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