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好人文艺

忆 父 亲

作者: 石家庄市赵县 王丽静 发布时间: 2017-12-18 21:17:17 浏览次数: 640

清晨,一觉醒来,我对着天花板痴痴发呆,多少次的追寻、思索、回忆,使我愈加思念我远在天堂的父亲了。

也不记得是哪年哪月哪日了,只清晰地记得那是在一个寒冬的夜晚,我领着我那幼小的儿子住娘家。这一晚,我们家可热闹了,我的三位大伯及叔叔都在我们家团聚,他们在与我的父亲商量我们家分家的事。

为什么呢?因为我有两个哥哥。那时,他们都已结婚生子,分家是当时的社会习俗。待到家已分毕,哥嫂毫无怨言地接受之时,我们的饺子也已经煮熟,大家其乐融融地吃着、说笑着,唠着家常……

不经意间,我们听父亲说了这么一句:“我的嗓子吃东西有点儿卡”,爸的话音刚落,我们全屋人的说笑声戛然而止,眼晴望向父亲,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父亲在大哥的陪伴下,去赵县医院做了全身检查。记得那天下午四点多钟,爸从医院检查完后回家,我看到大哥双眉紧蹙,满面愁容,我的心里顿时不寒而栗,感觉父亲的病情不妙。果不其然,哥怕父亲知道,就背着父亲把爸的病情如实地告诉了我们,原来爸得的是中期食道癌。啊!这恰似晴天劈雳,冷水浇头,我的腿当时就软了,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无可奈何地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说,爸爸,你怎么会得这种可恶的病呢?从我记事起,你从来就没有患过感冒,更没有吃过一粒药片,铁打的你,怎么会得病呢?一次次地叩心问自己,责怪自己的粗心,没有时常询问父亲的身体状况如何,只看到他那强壮的身躯。

父亲的勤劳善良我终生难忘!

当时,我们的农村已实行大包干生产责任制。我的两位哥哥每天开车跑运输,五十四岁的父亲,每天赶着毛驴车辗转于我们的乡间小镇上,做着小本生意,因此,我们家的生活还算可以。记得那些年,夏天烈日炎炎,我的父亲每天下午赶集回家后,都要去地里割一小车青草给牲口吃。那些晒干的青草每年都有一大垛,一间房子都装不下。这只是因为那时的粮食还不富裕,舍不得喂牲畜。干青草磨成草面,对牲口来说,也就是美味佳肴了。就是如此勤快的一个人,怎么会得这可恶的不治之症呢?平时爸爸不爱说话,只知埋头苦干,但他很喜欢小孩儿,乐意逗孩子们玩耍,给小孩儿们好的东西吃……他的人缘很好,享有勤俭持家,乐于助人的美誉!

父亲弟兄五个,他排行老四,从小就失去了爹娘。他们哥五个相依为命,风雨同舟几十年,都是儿孙满堂,生活不算富裕,但家家其乐融融……本应该享清福的时候了,可无情的病魔,在我二十五岁之时,就夺去了父亲年轻的生命。记的在父亲弥留之际,他眼含泪花,喉咙里发出最后一丝微弱的声音:“孩子他妈,你再管管我吧!我要活……”一句话没说完,父亲的头就再也没有抬起来,从此撒手人寰!他怀着对生活的渴望,活下去的愿望,对亲人的恋恋不舍,从此和我们阴阳两隔。我们撕心裂肺般的呼喊,一串串泪水也难把父亲唤回……

感叹人的生命是多么地脆弱,经不起病痛的折磨。爸!你如今已离开我们四十年了,儿女及所有亲人对你的思念始终如一,你的音容笑貌,你的勤俭节约,勤劳善良的高贵品德,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精神富,你的所作所为,也使我受益匪浅,影响我的一生,我要做一个好人!

爸!你走了!但我时常幻想,如果你能活到今天,与我依然健在的老妈颐享天年,该有多好啊!爸爸!你重病期间,陪伴照料你的是我的老妈,她的功德无量啊!现在,我们兄妹都在全身心地孝敬妈妈,以此弥补我们未能对你多尽孝道的遗憾。

我的老父亲,愿你在地下安息,天堂有你的乐趣……倘若父亲在天有灵,看了女儿这篇短文,希望你会欣慰地含笑九泉!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