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好人文艺

童年麦收的记忆

作者: 饶阳县科技局 焦会甫 发布时间: 2018-6-17 21:41:00 浏览次数: 599

麦收的季节,看到一排排的麦浪,看到一台台的收割机转眼间就能把小麦收割装袋,那叫一个快,看到农民一张张的笑脸,不由得想起童年的这个季节。

我是60后,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帮爹娘做力所能及的活,8岁左右跟着娘去棉花地收拾棉花,娘一边做一边教我,不久就学会了。后来揪菜打草不在话下,经常跟着爹娘下地做一些农活。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帮爹娘割麦子了。那时候没有机器,只有几把镰刀。夏天天亮的早,天刚蒙蒙亮,爹娘就准备好了,叫我们姐弟三个起床下地割麦子去,几亩的小麦一眼望不到边,站到地头就开始发愁。爹教我们注意安全,再告诉我们什么叫上搭镰、什么叫下搭镰,下搭镰有什么好处,怎么样割的快。因为我是老大,让我帮他们收割,弟弟妹妹拾落下的麦穗。说话间爹娘就开始了,我只分了三行,低下头努力的学着爹娘的样子开始收割,可是小麦哪里听我的话,割了不多落地的倒是不少。我都快急哭了。娘走过来,告诉我不用着急,慢慢来,又给我做了示范,平复急燥的心情,重新开始,左手把麦穗拢到一起,右手执镰刀用力割下去,割一下再用麦秸从下面绕一下,这样不会落下去。慢慢了掌握了技巧,割起来就快一些了。因为爹娘时不时的帮我割上几把,慢慢追上了他们。让我有小小的成就感。早上温度低一些,可是到了十点多,太阳像下火一样,我们姐弟三个都干不动了。只想喝水,感觉嗓子眼都快冒烟了。到中午的时候,爹才下令装车。因为有我们三个要坐车回去,驴车不能装的太多,装的差不多了拴上了绳子,我们几个爬上去,往下一看,感觉好高。紧紧的抓住绳子,提心吊胆的晃晃悠悠往回走,到了村口,平安落地,我们一溜烟的跑回家。接下来爹娘还要来回几次把麦捆运到麦场。

几天下来,天天这样晒着晒的,我们几个成了小黑人,手上多了几个口子,不小心割破的。小麦总算都运到了麦场。接下来打场又是一场硬仗。

大家都是那几天收割,每家的场只有一小块,几亩地的麦子都堆在那,先一个个的抖开,到了中午要翻场,为了让小麦干的快,一个中午要翻几次。记得那时我们每个人拿一块滴水的毛巾盖在头上,顶着烈日翻场,小麦有半人深,我和妹妹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可是也翻不了多少,我们又急又累站在场里哭了,娘看见了,忙安慰我们说:“人怕做活,活怕做”,我还盼着天天过麦收呢,又有粮食有收入,又有过头了,累了就休息一会吧。看看爹娘累得像从水涝出来的一样,那时就想,等我长大了,可不能让爹娘这么劳累,这么辛苦。

我们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水了,头上的毛巾已经没有一丝水气,可是还是口渴,只想把自己泡在水里,喝下的水都成了汗水。这时场边有个卖冰棍的,娘狠狠心给我们买了两根,那顶着炎炎烈日和着眼泪吃冰棍的日子让我一生难忘。

顽固的烈日渐渐的落下去了,太阳留下的高温还弥漫在空气里,象一个大蒸笼似的,小麦经过几次碾压已经显得很少了,把麦秸挑出去,扫起下面的小麦,还要经过几道手续。那时候扬场也是个手艺活,不是一般的人能做的,不会扬的会越扬越乱,会扬的扬出来像工艺品,最后一道就是装麻袋了。一天下来,只有这时是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候一个麦收下来最快的要十天左右,慢的要半个月的时间。现在五六天,小麦就收好,地里就播种了玉米,现在和以前相比真是变化太大了。

首页1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