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衡水好人 -> 助人为乐

衡水市枣强县孟秀芬:让身边的人老有所为

作者: 赵栋 发布时间: 2015-10-10 21:04:25 浏览次数: 3287
    孟秀芬,1949年生,枣强人,原枣强县商务系统干部。1997年她主动组织起了枣强中老年歌舞队,带领老年人强身健体。2011年,孟秀芬注册并组建枣强首个社区老年人公益民间社团组织——枣强县中老年益助协会。在组织老人们参加各种活动、快乐自我的同时,她积极带领协会成员帮贫救困,向社会传递着正能量。

 
  “益助花开红烂漫,快乐姊妹舞翩跹;集体健身添福寿,热心公益享天年……”和往常一样,孟秀芬带领着益助协会的会员们,唱着自己编的歌曲,在广场上跳起广场舞,锻炼身体。
  孟秀芬说,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她亲身感受着祖国一天天的变化。她最看重的,是现在老年人都追寻着更高的精神文化生活。而这,也是她组织成立益助协会的初衷。孟秀芬表示,有这样一个团队,能带领着老年人在一起做点事情,自己每天都很高兴。其实孟秀芬的想法很简单,不图名不图利,图的就是让身边的人都老有所为。
     我今年18岁了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说自己每天都很快乐,这种快乐来自哪里?
  孟秀芬(以下简称“孟”):有这样一个协会,在这个大家庭中,成员们每天在一起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协会成员之间相互关心,也能为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就是我快乐的源泉。
  其实说到益助协会,还得从18年前说起。1997年当我突然查出了乳腺癌,不得不放下手头的工作,做了手术,并后续进行放化疗。
  因为这场病,让我看透了人生,也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所在:珍惜健康,珍爱生命,力所能及地为社会做点事,为他人做点事。
  记:您感觉自己有什么样的改变?
  孟:原来我性格也是比较开朗的,但是就是个上班工作,下班回家照顾孩子的人。起初刚得病家里人没有告诉我,所以一开始我没意识到这么厉害,家里人也不敢和我说。但是我这个人认死理,办什么事我得弄明白了,到底自己是个什么病我得清楚。后来我就慢慢明白了。
  我感觉自己还是比较坚强的,也看得开。说实话,那时我是掉了一滴眼泪,心里就想:让我儿子娶上媳妇我再离开,也就瞑目了。
  记:您说出了一位母亲的心里话?
  孟:有了病不用害怕,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说实在的,放疗化疗过程中,自己也是受了罪了,但是现在回过头去看看,这也是锻炼我意志品质的过程。
  我整天说,得过大病的人,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才明白人生的价值。这是得这场大病改变我的地方。
  我记得特别清楚,我是1997年8月6日做的手术。此后的每一天我都在算计,我重生到现在已经18岁了。动了手术之后,自己是过一年长一岁,开开心心地活着,更要活出精彩、活出价值。
  记:18岁对您意味着什么?
  孟:我在身体和精神上都重生了,知道应该积极面对生活、看待人生。我也想借着这次采访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告诉癌症病友:得了癌症别害怕,端正心态强壮自己。当时我手术后,取出来的肿瘤我都看到了,挺厉害的。后期做检查,五个淋巴结上有三个显示已经转移了,这样我也没有害怕。当时我的转移率虽然到了五分之三,可是我还开心地活着呢。所以首先必须让自己快乐起来,这样就能去掉烦心的事,开心身体就能健康起来了。
  记:您面对人生的态度是积极的,也愿意把这种向上的生活态度传递给别人。
  孟:医生告诉我,今后要想身体好,必须加强锻炼。做完手术还在化疗期间,我就开始自己出资置办锣鼓,组织人扭起了枣强的传统大秧歌,开始每天早起、晚上在火车站广场扭。
  也怪了,我要是自己坐在家里,就感觉这里疼那里痒。一出来,什么事都没有了。好多人劝我,说你傻啊你疯啊,你不知道手术了该在家里休息?我说我坐不住,愿意出来。
  锻炼运动才能快乐起来,快乐了,那癌细胞自己就跑了,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的想法很简单:锻炼身体不得病。现在别人说秀芬像个小“铁疙瘩”一样,身体挺壮实。
  而且,我觉得自己锻炼的同时,能带动大家一起来,这才是目的。光我自己知道健康的重要那不行,得让大家都动起来,大家都健康才好。
  记:您在享受人生,而不是享受物质生活。
  孟:我觉得享受生活是有局限的。整天吃好的喝好的,开豪车,住别墅,那是享受生活。但是反过来想想,那有什么用啊?我整天和大家伙说这么一句话:人,在单位的时候,要干好工作。退下来之后,也要找到自己的精神支柱。我认为自己这个精神支柱,就是要找到个集体,大家在一块锻炼。比如说我要是有两天不去广场,就有人找到家里来看我,我特别高兴,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感,自己平日的付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大家心里有我,关心我,我关心大家,为群众服务,那不比吃好的喝好的强得多啊。
奉献也是一种快乐
  记:一场大病,让您对自己的人生价值有了新的认识。您想着健康自己的同时,也要为别人做点事。当时自己掏腰包买锣鼓组织人们跳秧歌,家里人支持吗?
  孟:家里人都支持,只要不病,干什么都行。我和爱人感觉能带着大家一起锻炼,心里特别高兴。这可能是我自己的本性吧,我喜欢热闹,总觉得人多了才热闹。
  我为什么愿意组织起大家伙一起干这些事呢?我觉得人和人之间,可以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牵挂,互相倾诉。大家在一起聊聊天,一起锻炼身体,多好啊!我愿意为此做点贡献。
  记:身体吃得消吗?
  孟:没问题,这是我喜欢做的事,不觉得累。
  后来就不光跳秧歌了,也唱歌跳舞。那时候还比较封闭,人们放不开,参与的人不多。后来有朋友和我提议,成立个协会吧,这样可以聚拢人群。
  记:当时成立协会的目的很简单?
  孟:对,就是为了让人们都聚在我们身边。这个协会能组织大家活动,一起锻炼,一起做一些公益事业。比如说家里有个生气打架的,家里困难的,我们可以去帮帮。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儿子给拿了三万块钱,到民政部门办了协会手续。
  记:这三万是用来做什么?
  孟:说是验资用,还能取出来。不过我留下了四五千块钱,当做协会的启动资金。
  只要大家开心,这点钱不算什么,我没把钱看得那么重。成立协会了,还要宣传啊,这些钱就用在这些方面了。
  记:为什么起“益助”?
  孟:我和协会的副会长商量着起的。当时取了很多名字,最后选了这个。我们感觉这个名称既能够体现协会的公益性,又能体现健康自我的理念。
  随后我们提出了协会的宗旨:关爱贫瘠、奉献爱心、快乐自己。
  协会没有设定什么入会的条件,来去自由。一开始有花名册,等登记到500多人的时候,就没有再登记了。现在有大约600多会员,已经发展到各村里了,村里的会员也很多。
  记:社会效果怎么样?
  孟:社会效果很好,人们都愿意参与进来。每到节日,我们就到养老院、光荣院去慰问老人,带上礼品,看看他们,也陪着说说话。一有时间,就到村里去教人们跳广场舞。
  但是也有说风凉话的。别人在大街上聊天的时候就说我,孟秀芬你傻了你疯了吧,你整天拿出钱来哄着大伙玩去,有你这么干的吗?也有朋友劝我,你自己跳舞唱歌就行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弄好几百口的老头老太太,多少事啊,操这些心有什么用啊?
  记:他们为什么这么说您?
  孟:我总是掏自己的腰包去办事。比如,有一次去芍药村演出,协会里没有钱,我从工资上支了1960元,租了两辆车拉着120人去的。还有去救助了贫困人员了,别人可能拿20元、30元,但我一下就拿300元。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发个小礼品,我不要,让给别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现在成立这个中老年益助协会,也是受住院时候的影响。我住院时隔壁床的病友,是一位老太太,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做完手术就离开医院了,带着引流器走的。为什么这么早就出院?因为没钱治病了。医生不让出院,他们自己偷着走了,就是因为没钱。我当时听他们说,连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他们走的时候还没有路费。我看着老太太家里这么困难,我心里特别难受,就赶紧让爱人给了他们200块钱。从那时候我就想,我要是能活下来,我得帮帮这些人去。看着别人作难,我心里可难受呢。
  别人怎么说我我不管,我就是要自己开心,操心我也开心。别人说我傻,我心里挺高兴的,我就愿意做这些事,就是愿意奉献,我觉得奉献是快乐的源泉。
  我感觉我现在这么做是享福呢。
  记:据我所知,林秀贞、王文忠是益助协会的荣誉会长。
  孟:我和林秀贞挺熟悉的,当时成立协会一个多月后,我就和她说了说协会的目的和宗旨。我对林秀贞说:姐姐,你给协会当这个名誉会长吧,她马上就答应了。她还说把王文忠拉上,一起干这个事,就这么简单。他们也真是给协会帮了忙了,给买的鼓、买的医疗器械等等。
  全国道德模范给协会当名誉会长,还有衡水好人史振平,也是协会的成员。这样,外界一看,就知道协会是公益组织,是一个珍贵的、有爱心的团队,这对协会的名誉是个保障。
  记:您掏自己的腰包保证协会的运作,又靠着自己的面子找来林秀贞做名誉会长。这样做,您图什么?
  孟:人活着,住有一张床,有褥子铺被子盖。吃饭早上有白粥、中午有面汤、晚上有稀饭就行了。要是今天买条鱼,明天吃猪肉,后来上火血脂高了,这是图什么呢?粗茶淡饭最好,主要是人得有点精神追求。
  记:您的精神追求是什么?
  孟:现在退休了,我不用干工作拿着工资,再不去为社会上做点事,心里过意不去。我现在虽然有时候很忙碌,但是很快乐。
  困难不少,但会坚持下去
  记:您认为益助协会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会员?影响力能深入到最基层?
  孟:说实在的,当初可没有想到能吸引这么多人,能发展到这样我可得好好把协会办下去。
  我认为,现在人们物质生活提高了,但是精神生活相对贫乏,尤其是县城和农村在家没事的老人们。所以他们知道消息之后,就都来了。他们愿意加入这个集体,一起唱歌跳舞,也一起为社会做点贡献。
  为什么我能感受出农村老人身上的“精神贫乏”呢?我经常能碰到熟人,他们对我说:你们什么时候来村里演出啊,都等着看呢。从这里,我就能感受到了人们的需要,村里的人太需要这样的精神生活了。
  记:您给了他们一个追求更高精神生活的平台。
  孟:我觉得自己也是个模范,大病之后能坚持快乐地生活,他们也都看到眼里了。他们也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喜欢和他们相处。
  我觉得只有从内心里走出来,我就不是个病人,我追求自己的个人爱好,追求自己的目标,多大的困难都能克服。
  在协会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也和大家伙说这个道理:只要打算干,出自本心地干,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协会运作是比较正规的,老人在这里锻炼,协会都和他们家里人签协议,留下子女的电话。参加活动的时候,假如老人身体出了问题,我们会第一时间把老人送到医院。谁家有婚丧嫁娶,协会里肯定组织人去慰问。
  现在大家都感觉协会是一个大家庭,都离不开了。
  其实我觉得,我现在真是把协会当成自己的事业了,我把心都铺在这里了,一心一意把这个协会干好。
  记:协会发展到现在,也有您的坚持在里面。
  孟:说实在的,我觉得坚持挺重要的。遇到的困难也挺多的了。
  困难有三点:第一,资金问题。我觉得资金问题还不算最大的,没有钱了,我可以掏自己的腰包。第二,我们毕竟是民间组织,没有资金没有权力,人员流动性很大,管理上也有漏洞。第三,就是社会上对于我们这样的民间公益组织关心还是少点,对老年人的关注还是少点。
  我们希望有人能真正地为社会上的公益团体做点事,为老年人做点事,别光是喊口号。哪怕是一句话的支持,我们都觉得心里很热乎。
  记:这是在协会运作中,出现的这些实际问题。
  孟:希望有人关注这些去帮助人的人。
  我们奉献爱心,很多群众不理解。第一觉得我们傻,第二觉得我们逞能显摆。所以如果政府能制定个政策,真正地对公益组织、老年活动组织多关注点,那就太好了。增加爱心公益组织的社会关注度,让更多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走进这个组织,知道是干什么的。这是我作为一名公益带头人,一名县城的普通群众的个人的一点想法。
  记:这么多困难,怎么坚持下来的?
  孟:哎,就咬着牙坚持吧,自己想办法。
  有些事也让我非常感动。比如说我们有时候真是没钱了,想去杨庄演出去,我联系村里的支书,说自己没有车费,能不能让他们帮着出车费。人家一口就答应了,租车来接我们。有的村里没钱,都是大伙凑钱,也来拉我们。
  就是这么困难,还挡不住我们这些人去做好事去。
  前年冬天的时候,我和协会成员30多个人去芍药村教广场舞。正好碰到一对邢台的夫妇到芍药村安家落户。看到这对夫妇家庭条件不好,人们都自觉地为这对夫妇捐款。我们这些人现场捐款2000多元。
  嘉会村一名23岁的村民患有尿毒症,家里已花费10万余元,还欠下4万多元的外债,但无法保证每周做2到3次的透析治疗。我听说后,就和会员们前往看望,为他捐款,并且用我自己的事例鼓励他。像这种事还有很多,会员们都是争着抢着地去做好事奉献爱心。
  会员们在协会中感受到温暖,又把这种温暖传递给其他人,他们的行为让我特别感动,也给了我前进的动力。
  记: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孟:踏踏实实、平平稳稳地走下去,只有比之前更好。
  我们这个团队也确实得到了枣强县好多热心人、很多企业的认可和关注。我们办一些大赛,很多企业都主动找我们给赞助,在这里我感谢他们对益助协会的关心,感谢他们对公益事业的关注。他们对我说过,他们赞助益助协会放心,也相信这些钱都会用在公益事业上。
  下一步,我打算深入发掘枣强的民间文化,把这里的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记:走过了这么多年,您有什么样的人生感悟?
  孟:人要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要多为他人着想,多为社会做点事情。来源:衡水新闻网-衡水日报
 
首页1尾页